十年的時間。

這麽長的時間我才終於完全告別憂郁症,而這也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的。親人曾經問我“妳的生活好好的,可以吃可以睡,到底為什麽會有憂郁症?” 我當時心碎了一地,是要我怎麽用三言兩語概括「我為什麽會有憂郁症」這件事呢?

我不知道其他人,但這絕對並非自身選擇,我相信其他患者和過來人從來都不想要得到這樣的病。明明都有跡可循可是無法避免,很多時候我們都很無奈,更不想成為別人擔心的對象,但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們是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

聽好,完   全   沒   有   辦   法。

這一個月,我聽到太多人因為憂郁症自殺身亡,我認識的不認識的,年齡從十歲以上。讀了韓國藝人鐘鉉的新聞和遺書讓我有好多感觸,因此花了點時間把我這十年的經歷記錄下來,不管有沒有人讀這篇文章,至少這會是我最大的提醒。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驕傲的人,成績很好,老師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但內心其實很孤單,因為我沒所謂真心的朋友,大家都討厭我吧。十五歲那年爸爸突然過世,毫無準備下失去最愛的親人,家裡的經濟來源也因此斷了,再加上龐大的債務需要償還,我是沒有時間難過的。當時姐姐在新加坡唸書,我和媽媽相依為命寄人籬下,除了上課唸書,我兼職打工和顧家,我覺得我需要要一夜長大,我以為堅強一點就可以挺過去的。

我是挺過去了,但不快樂。

雖然身邊突然多了好多朋友,但我其實不確定是因為我變得比較好相處了還是大家很善良想要用愛來安慰我。我當時沒有安全感,害怕這只是同情,所以變成了一個做什麼都要求自己面面俱到的人,希望友誼長存,讓我不用再失去誰。我不在人前哭,因為我不想讓別人擔心,更怕親人會因此更難過。可當我親耳聽見他們問“你爸爸過世了你為什麼看起來還這麼開心?”,我開始質疑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

於是我讓自己做什麼都是為了別人。

當時遇見了一位社工老師,他除了輔導以外給了我很多的陪伴,但坦白說憂鬱症患者的世界,容不下那些聽起來很正面的勵志名言。不管怎麼努力去相信就是沒有辦法走出來。就像打碎的限量版玻璃杯,拼湊不出一個完全,還是有裂痕偶爾會漏水,也不能丟掉重新再買一個一模一樣的。我從可以用笑容掩飾自己的情緒到無法克制喜怒哀樂。自殺的念頭不斷浮現,也試過自殘,但我其實慶幸「責任感」大過一切,我怕如果再失去我,我的家人會沒有辦法承受而崩塌。所以不敢離開,強迫自己留下。當時做我的好朋友也非常辛苦,三天兩頭我就會莫名憂鬱不笑不願被打擾,不管旁人怎麼哄怎麼勸就沒有能力做出改變,那幾年的時間也好像沒有真正打從心裡笑過。

畢業後來新半工半讀到簽約藝人經紀公司,之後到台灣發展,解約到合約糾紛,上庭到償還高達兩萬六的債務,那幾年總要厚著臉皮借錢過日子。二十一歲生日前一天我坐在調解庭聽著曾經相信的人理直氣壯不眨眼睛的胡言亂語,甚至把我為爸爸而寫的歌曲佔為己有,當時對於人性的失望掉到谷底,才明白謊言原來可以如此強大。成年禮就是一份刻骨銘心的教訓,也再次讓我內心經歷了不只一場暴風雨。

這中間也經歷了好多的單戀、相戀、分開,想要在愛情裡面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我想很多時候我們渴望的是一種存在感,一種價值。我們在乎的永遠不只是做了些什麼,還包括了能再多做些什麼、是否可以再做得更好。直到將近四年前我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在收入上面有了極大的突破,也遇見了可以真心相待的對象,我以為從此就能有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結局,卻在每個夜晚被負面想法和情緒所吞噬,惡夢不斷來襲,精神上的壓力讓我體會到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無助。

那是一種捉摸不住也毫無頭緒的狀態。我可以在一秒之內就瞬間崩潰,忍不住眼淚不停大哭,輕生的念頭再次升起但我無法解釋為什麼。一切都好好的啊,沒有發生什麼難過的事我卻那樣難過,我才發現原來從沒根治的憂鬱症在心裡面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再不擺脫就難以逃脫。這樣更無法被理解吧,沒有人可以給我任何安慰因為他們也不著頭緒啊,那人生還能怎樣繼續呢?

所幸我遇見上帝,也才發現當年的社工老師這些年除了默默陪伴以外也一直都在為我禱告。在上帝面前,我哭得掏心掏肺,也笑得發自內心,而真正的內心治療終於臨到。

“住在黑暗中的人民,看見了大光;死亡幽暗之地的居民,有光照亮他們。”-馬太福音4:16

“the people living in darkness have seen a great light; on those living in the land of the shadow of death, a light has dawned.” - Matthew 4:16

就像經文裡面所說的,神對我來說是黑暗中的那一道光,帶給我希望,給了我方向。“祂必像旭日升起的光芒,像無雲的早晨,像雨後的晴朗,使地長出綠草。”-撒母耳記下23:4。我似乎找到了一股力量,從里至外支撐著我。我經歷了長達兩年的心理治療,總不知不覺因為情緒影響了身邊的人,但他們的耐心和貼心一直都是我前進的動力。我還記得社工老師為我做心理治療的時候我“回去”見了以前的自己,看著當時的我坐在角落哭泣,我走向前抱了抱她,告訴她我過得很好。之後有次牧師為我禱告,我跑進廁所哭到一半看見爸爸的畫面,他騎著腳車溫柔的朝我走來,給了我一個緊緊的擁抱並且告訴我說:“我要走了,阿爸天父會代替我繼續照顧你做你的爸爸。” 於是我終於安靜的跟爸爸說了一次goodbye,從此提起爸爸時心裡面都好溫暖,不再有遺憾,不再有傷感。我恍然察覺我終於被釋放,終於能享受生活的喜樂。

信仰帶給我的影響是我努力不來的,但如果你問我你不相信耶穌該怎麼辦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擺脫憂鬱症呢?我其實不知道我可以給你什麼實質的幫助,可是我想要邀請你跟我一起為所有你愛的愛你的嘗試一次:如果你有勇氣結束生命,那願不願意鼓起更大的勇氣繼續活下去?很難,難太多了,被黑暗吞噬的感受我太懂了。你也許比我更痛更需要愛,你也許覺得我不能感覺你的感覺,但沒關係的,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也有相同的部分,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跟你一起跨過去。因為你值得愛,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放棄,我也不要放棄你。

最後給我也給所有正在努力的你: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When you go through deep waters, I will be with you. ”以賽亞書Isaiah 43:2

只有愛能勝過愛,從愛自己開始。

我挺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ith Qiqi 的頭像
Faith Qiqi

All about Faith.

Faith Q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_14
  • 朕已阅。
  • 臣妾謝皇

    Faith Qiqi 於 2018/03/01 0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