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常說:“你的心情起伏會嚇死人。”

我承認。中學時期朋友們最擔心的,就是我的情緒。我是那種一大清早到學校后,朋友一如往常想和我談笑風生,卻發現我很明顯的想躲在安靜角落。我可以一整天不出聲,大家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想要慰問我、安撫我,但無從下手,面對我更無所適從。

翻開紀念冊,發現友人們寫給我的話都大致相同:

“從前,在你身上總覺得有種冷傲的氣息,但這些年,卻看見你不斷的改變。看著現在的你,為你覺得開心,但卻有些憂心。憂的是,通過你的blog,發現你的思緒似乎開始變得有些憂鬱。”

“我覺得,平時大家所看到的你,其實都是表面上的,當然不是百分之百。從表面上來看,我覺得,像是寂寞、悲觀這類的想法,在你身上似乎不常出現,但是,我覺得私底下的你,應該有這另一面吧!”

“你也好像常常忘了我們的存在,自私地把什麽事都藏了起來,是我們不值得你信任,還是我們就根本不是你的好友?太多事憋在心裡,遲早會憋出病的。”

“情緒不要那麽個人化,對自己很傷。不要想那麽的多,會發生的事終究還是一定會發生的。”

“你呀,陳大小姐啊~我很好奇你肚子爲什麽沒撐爆啊?每一次心裡一有事,什麽都不說,什麽都往肚子裡吞。”

“還有~我最受不了~爲什麽你總是一個人默默承受那些委屈叻?”

“你總是可以讓人很放心的向你講心事,這雖然是優點,但你卻從不跟我們說,關於你的事情。”

“你總是讓我擔心。你總是爲別人著想,卻沒顧到自己。”

總結,我總是希望別人在難過和需要人陪的時候來找我,我會耐心聆聽,但每當我遇到事情時,我會選擇用笑容掩飾,或者直接臉臭。我知道朋友們都不介意我擺臭臉,他們不能忍受的,就是明明看穿我的笑容是僞裝的,明明知道我的臭臉背後有心事,但是卻什麽都做不了。這種感覺最令他們感到不自在吧。

我生命中兩位重要的人曾說過相似的話:“你每一次看起來很憂鬱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麽。問你發生什麽事你不說,那我只能逗你開心,可是你都不領情不理我,那你要我怎麽做?”

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被這些親密的人唾棄了,最大的原因一定會是我的心情指數。時而高時而低,一句話甚至一個字,一種眼神或者一種表情,都足以影響我。我其實,只是不希望我所發生的事會影響到任何人,所以選擇默不作聲。我也發現,這不是最好的應對方式。

如果說我變了很多,最失敗的還是這一塊,怎麽都改不了。

 

創作者介紹

All about Faith.

Faith Q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熾
  • 還有著這麼多人的闗心,也夠幸福的了,好好珍惜!
    而如果,喜歡現在的自己,那就放任原我,別改了!
  • 紀念冊是兩年前的事,雖然我不清楚他們現在是否還是這樣擔心我,但我還是很感謝。

    其實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但是這一塊,我不喜歡,因爲這樣的個性總是讓身邊的人不開心,所以呢我還是會慢慢去改變!

    也謝謝你的留言哦!:)

    Faith Qiqi 於 2011/06/25 18:47 回覆

  • J_14
  • 你我都是一样的人。

    “我總是希望別人在難過和需要人陪的時候來找我,我會耐心聆聽,但每當我遇到事情時,我會選擇用笑容掩飾,或者直接臉臭。”

    到最后,他们还真把我当做不会有情绪的机器人了。倾诉机器人。


    最后我想通了,我太自私了。

    对,自私。 凭什么只能我安慰朋友,而不让我的朋友有机会安慰我呢?
    那是一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感觉,犹如王者,大家都需要我。 而如果我有困难,你们这些不能没有我的人,怎么可以来安慰我? 那样的话,我不是就跟你们一样了?

    于是我开始改变了。试着向一些要好的朋友谈谈我遇到的一些麻烦事,结果却发现他们用我曾告诉过他们的一些道理来开导我。

    最后我笑了,原来啊.... 我们需要的不是开导,只是需要一个能陪我们谈谈天的人。陪我们固执的钻钻牛角,再勾肩搭背的退出来。哈哈。

    道理大家都懂,就是想发发脾气嘛... =P
  • 對,算是一種自私。總希望身邊的人找我傾訴,卻從不個他們一個傾聽我的機會。友情不應該這樣的,正如你所說,大家可以一起聊聊天,交流一下,想不通的話說一說意見給一給就通了!

    有時候也想要引人注意呵呵!:)

    Faith Qiqi 於 2011/06/28 16: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